努力努力在努力xi的英雄

【忘羡】

落承欢:

*现pa小剧场???

*昨天被屏蔽,解屏没通过,重发,删了一点,增加了一点




1.




魏无羡很想听别人叫他哥哥。




江澄比他小,可魏无羡一次都没从他那里听到过。




金凌不行,他是舅舅,不能乱了辈分。




至于思追,呵。




魏无羡觉得他是该谢谢蓝忘机教育的好,还是该谢谢蓝忘机教育的好呢。






2.




魏无羡清晰记得,那是一个万里无云,阳光灿烂的中午。




蓝思追一看就是好孩子,抱着小书包不吵不闹,看见魏无羡到了面前,他思量一会,然后脆生生的喊了句“妈”。




微笑满分,露出标准八颗牙齿那种。




魏无羡世界观差点崩塌。




3.




魏无羡觉得可能接错了孩子,转身就走。




蓝思追小跑两步,但还是追不上,他有些委屈的看着魏无羡的背影,带着哭腔喊着,“妈,你不要我了吗?又要丢下我吗?”




“…………”




魏无羡顶着众位家长各色各样的目光,退回去一把抄起小孩,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了拐角处的车旁。





4.




他回去和蓝忘机闹了很久,都没让他同意改掉这个称呼,这边行不通,他就打思追的主意。




5.




蓝思追在他威逼利诱之下,终于屈服,答应不喊妈了。




魏无羡继续诱导:“应该喊我什么?”




还在上幼儿园的小孩,托着小脑袋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蓝忘机,乖乖的喊了一声:“爹。”




魏无羡:“……”




6.




魏无羡觉得这个叫法太别扭,喊着显老。




所以继续拐着小孩,就想听他喊哥哥,可小思追丝毫不上套,很乖很懂事,但就是不怎么听他的话。




最后架不住魏无羡一直挠他,思追小脸憋笑憋的通红,最后憋出来一句,“二爸。”





7.




蓝忘机看着吵闹的两人,嘴角不经意弯了一点,又很快收起。




8.




“蓝湛,你能不能看在我被你压倒的份上,满足我一个小小的愿望?”




他眨巴着眼睛搂着蓝忘机,央求着。




蓝忘机当时正处理着手上的资料,没有回应他,不知是答应还是反对。




不过到了晚上,魏无羡就得到了答案。




9.




“谁是哥哥?”






“……你……二……二哥哥……”






10.




思追从那天之后,在蓝忘机无声的授意下,乖乖听话的又喊起了,“妈妈。”





11.




一次,因为某些原因,金凌被他顺带接蓝思追的同时,接了回来。




相处的很融洽。




但是,江澄把人接回去之后,劈头盖脸就打了一通电话过来声讨。





12.




金凌:舅舅,为什么思追他的妈妈是大舅舅?妈妈不应该是女的吗?大舅舅是男的啊?




江澄:…………





13.




江澄放弃一直坚持的十点之前必须上床的习惯,费尽口舌,才让小金凌打消了这个疑问。




没隔几天,金凌又被魏无羡接了一次。




回来后,他又问了一个让江澄想要吐血的问题。




金凌:舅舅,为什么思追会有两个爸爸?不是要一个妈妈一个爸爸才会有小宝宝的吗?




江澄:……






14.




江澄严厉警告他远离金凌,顺便也远离他。




15.




魏无羡自那天起,很自觉的没有回过江家。





16.




因为江厌离说,江澄在家养了一条很大的金毛犬。




17.




一段时间后,魏无羡觉得自己不能这么掉面子,任江澄欺负。




所以他就让蓝忘机挑了一条二哈送过去了。




纯种的那种,傻起来连自己都不认识那种。





18.




据说那段时间,江澄不是去修电脑,就是换家具。




19.




魏无羡差点把自己笑死。




直到一个多星期后,他打开门,看见门外的背着小书包啃着小蛋糕的金凌,以及蹲在他身边的两条大狗时,腿软的差点跪那。




20.




蓝思追:阿凌,你自己来的吗?




金凌:不是,是我舅舅送我过来的。




蓝思追:那你舅舅呢?




金凌:他把我扔下就走了。




蓝思追:阿凌,为什么还会有两条狗啊?




金凌:我舅舅不喜欢那条哈士奇,嫌它太烦。




蓝思追:那金毛狗狗呢?




金凌咬着指头:嗯,舅舅说,它们俩在一起,总会让他想起你的两个爸爸。




蓝思追:???




21.




金毛端庄的趴在地上,很是老实,不乱动东西不吐舌头,旁边的二哈欢脱的如同脱缰的野马,一圈一圈围着金毛撒欢狂吠,在它身上打滚乱窜,一刻都不安生。




22.




那两条狗,兜兜转转,最后在蓝启仁那里安了家。




23.




魏无羡一直觉得蓝启仁过不两天又会来训他,可一直没有,过得很平静。




24.




后来,当偶尔一次他跟着蓝忘机回去了一趟,他才知道怎么回事。




金毛和二哈老老实实趴在蓝启仁脚边,一刻都未吵闹过。




那一次,他对蓝启仁除了佩服,还有深深的敬畏。




25.




蓝曦臣说,金毛和二哈刚到他家那天,蓝启仁误喝了酒,醉了以后,对着两只狗就是一顿训斥,然后苦口婆心痛心疾首的好言相劝,它们应该改邪归正,不要徒惹是非,要做听话的好狗。




据说谈心谈了将近三个小时。




蓝曦臣最后下班回到家,蓝启仁还没有停下。




他从那只二哈溢满泪水的眼睛里,看到了浓烈的求生欲。






26.




魏无羡:不愧是做了那么多年的教导主任,连社交外联都处理的这么得心应手。




江澄:是,所以某人从初中就怕蓝启仁,不是空穴来风,无迹可寻的。




魏无羡:怎么又有我的事???




江澄:各方面都遗传的很好。




魏无羡:我比它大吧?!




江澄:所以蓝启仁才致力于在它比你还有救之前,用力把它往正路上带。




魏无羡:什么乱七八糟的!




江澄:你应该谢谢蓝启仁,拯救了你的后代。




魏无羡:……喂,精神病院吗?这里有个满嘴胡话码代码码到开始掉头发以后预计会秃头的神经病,你们收不收?




江澄:你要再提一次秃头,我现在就让你出家!





28.




以前,蓝忘机总是希望,回到家时,家里能亮着灯,有个人能等着自己。




却一直没有。




后来,他心里藏了一个人。




那个人不知道。




他以为那个人是在故意捉弄自己,戏弄自己,每次气的想直接和他挑明。




又不舍得。







那个人离开了一段时间。




于他而言,却很久,他突然很怕,那个人不回来了。




他收养了,那个人提过一次的孩子。






从那以后,家里有了一个等他回家的小孩子。





再后来,那个人回来了。





等他回家的人,变成了两个人。




一大,一小。




小的走过来,抱住他的腿,仰着小脸看他,“爸爸,你回来了。”




大的像只猫,整个的扑到他怀里,带着暖意的手把他抱的很紧,“蓝湛,你回来了。”






29.




蓝忘机把弯腰把小的抱起,和大的一起都搂在怀里。




“我回来了。”




这是他的家,每天早晨离开每天晚上都要回来的地方。




家里,有他爱的人。




他爱的人同样爱他。




他每天期待回到家时,家里的人,也在期待着他的归来。






30.




“早点回来。”




“欢迎回家。”







31.




魏无羡有个坏毛病,喜欢上厕所的时候玩手机,尤其是晚上,睡着睡着觉突然肚子一阵翻涌,揣起手机就冲向厕所。




脱裤子。




掀起马桶盖。




坐下。




…………emmmm




打开手机,点开游戏。




“哎,江澄,聂怀桑,你们还没睡,正好来一局啊,快点快点……”




“赢了,哥哥厉害吧,再来再来,带你们飞~”




“竟然输了,失误失误,继续!”




就这样,半个小时又半个小时过去,以为魏无羡掉厕所里的蓝忘机,过来查探一下情况,手指弯起刚碰到门,就听里面传来一声怒吼:




“江澄,团战呢,你一个人去清什么兵线啊,秀你还活着啊?还有你,聂怀桑,你瞎闪现什么,撞对方怀里了还,咋滴,对面是你媳妇啊?”




蓝忘机:“……”




江澄:“……我妈喊我睡觉,再见。”




聂怀桑:“……我哥把我手机没收了,先不说了,逃命要紧!”






魏无羡:“阿姨现在在欧洲呢!怎么喊的你睡觉!你哥没收你手机,那你怎么打的字!心电感应吗?!”




蓝思追扯扯蓝忘机的睡衣,小手捏着自己的衣服,有些委屈的看着他,“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出来?我也想上厕所。”





32.




魏无羡每次从厕所出来时,都虚的不行,拖着麻的已经失去知觉的脚,走一步缓两步的回到床上,瑟瑟的滚到被窝里,小心的躺到蓝忘机身边。




蓝忘机轻叹一声,翻过身把他抱住。




魏无羡:……蓝湛你还没睡啊?




蓝忘机:嗯。




魏无羡:那个,是不是我把你吵醒的?




蓝忘机:没有。




魏无羡沉默了,隔了一会,蓝忘机才有所动作,将他冰凉的脚包进自己解开睡衣的胸前。




魏无羡:太凉了,蓝湛!你别这样!我暖一会就好了。




蓝忘机没有依言放开,反而抱的更紧,等暖的差不多了,蓝忘机才慢慢松开,拥着他轻轻一吻。




“下次,记得早些回来。”





33.




幼儿园老师:你们都是上天赐予爸爸妈妈的小天使。




蓝思追:嗯。




旁边的金凌头摇的像拨浪鼓。




蓝思追:阿凌,你怎么了?




金凌:我爸总说我不是天使,是魔鬼。




蓝思追:为什么啊?




金凌:他说我是上天派来和他抢天使的,哼,妈妈又不是他一个人的,真小气。




蓝思追:……




我好像突然知道为什么,你总是被恰好的忘记带去旅游了。





34.




魏无羡在幼儿园门口等着蓝思追放学。




小孩好像有点不高兴,背着书包走的很慢,看见魏无羡也没有很兴奋的跑过来。




魏无羡:怎么了?谁欺负我家小思追了?




蓝思追抱着他的脖子,奶声奶气一本正经的说,“妈妈,对不起。”




魏无羡被他的语气吓了一跳,忙问他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蓝思追摇摇头:今天上课,老师说,妈妈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忍受着很大很大的痛苦,带给了我们生命,所以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和妈妈道个歉。




魏无羡:这个,我该怎么说,其实思追啊,我并不是……




“还有,”蓝思追抱着他,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眼里泪光闪闪,




“妈妈,我爱您。”





35.




……




魏无羡轻笑一声,把小孩单手搂进怀里,在他头顶上轻轻揉搓。




“我也爱你。”




37.




“喂,你好。”




“思追吗?我是阿凌。”




“嗯嗯,阿凌你好啊。”




“我不好。”




“你怎么了?哪里不好?”




“今天老师布置的作业,你说了没?”




蓝思追抱着电话机坐在沙发上,很认真的对着听筒说着话。




“说了啊,妈妈说他也爱我。”




“哎,我大舅这么好吗?”




“嗯嗯,爸爸回来以后,说他爱妈妈,也很爱我。”




“呜呜呜,这么一比较,我好羡慕你有这么好的爸爸妈妈。”




“为什么啊?”




“我刚说完‘妈妈,我爱您’,我爸就在旁边来了一句,‘阿离,我更爱你’,我就和他吵,还没吵完,我爸就把我妈抱起来进卧室了,现在还没出来,我在想,我可能真的不是亲生的。”




“…………”




“对了,思追,你吃饭了没?”




“还没有,爸爸妈妈在厨房做饭,说是今天晚上炖排骨吃。”




“哎,”金凌揉了揉瘪瘪的小肚子,“我好饿,我也想吃。”




“阿凌还没有吃饭吗?”




金凌叹气,“生活不易,我觉得一个小时之后我能见到我爸妈的面就不错了。”




蓝思追琢磨了一下,“阿凌,你等等我,不要挂电话,我马上回来。”




金凌虽然不知道他要去干嘛,但还是答应了,一会后,电话那边又响起了声音,“阿凌,你还在吗?”




“在呢。”




“我妈妈说,等下要出去买些调料,你要不要过来和我一起吃饭?愿意的话,出去的时候顺道去接你。”




“要要,当然要。”




“好,那你一会下楼小心些,我和妈妈这就出发。”




“嗯嗯,我知道啦。”




38.




金凌那天晚上饱餐一顿,并且很好的报复了一下金子轩。




因为他出门的时候留了张纸条。




“我爸让我自力更生,连饭都不给我吃,我对这种行为坚决抗议,所以我要离家出走!”




39.




吃饭的间隙,魏无羡拍了张照片,发了朋友圈,配文“温馨的一幕”。





40.




发完之后,他就把手机调成振动一扔,专心的啃起了蓝忘机夹给他的排骨。




所以当他举着筷子去开门,看见外面的金子轩江厌离江澄江枫眠虞紫鸢时,他着实一惊。




空气里好像有点浓浓的火药味。




他想,这不逢年过节的,咋都来了,来吃饭的吗?蓝湛煮的排骨也不够这么多人分啊?




他的视线转悠一圈,落在还在拨打手机的脸色很不好看的江澄身上。




对了,好像,刚刚手机一直在振动来着…………





41.




经历这场风波后,金凌的家庭地位上升了很多。




主要表现在:




金凌:妈,今晚我要和你睡。




金子轩:不行。




金凌:喂,舅舅,姥姥姥爷在家吗?我要离家出走……




金子轩:行!





42.




但这招用了没多久,就行不通了。




因为金子轩把江厌离带去出国游玩,并且又成功的把金凌给遗忘了。




金凌忿忿不平。




“思追,咱俩能不能换一下爸妈?”




“这个……”




“我觉得也不行,这样吧,你愿不愿意我管你的爸妈,也喊爸妈?”




蓝思追呆呆的想了想,“我觉得,这个是不是要先问一下我的爸妈,还有你的爸妈?”




“不用了,你答应了就可以了。”




“那……好吧。”





43.




蓝思追:妈。




金凌:妈。




魏无羡:!阿凌你怎么了?别吓我?




金凌:我好好的啊,大舅,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妈妈了,思追答应了我的。




魏无羡觉得背后一凉,强烈的求生欲促使他奋力挣扎:“阿凌,你是好孩子,好孩子不能乱喊人的,你应该喊我什么?”




金凌扯着蓝思追理直气壮:“妈。”





身后被临时通知来接人的江澄:“魏无羡,你是不是应该给我解释一下?”





44.




魏无羡:江澄,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蓝思追:妈,爸爸来接我们了吗?




金凌和蓝思追拉着手手:妈,爸爸和你一起来接我们了吗?




魏无羡:……祖宗,我求求你们两别说话了!




江澄“咔咔”的活动起来了关节:魏无羡,嗯?






45.




魏无羡:江澄,我都说了你听我解释听我解释,你咋不讲道理呢?




江澄:那你倒是别跑啊?




魏无羡:你当我傻,站那和你打吗?




江澄:……那你还费什么话?!





蓝思追搂着魏无羡的脖子:妈妈加油!




金凌也搂着魏无羡的脖子:妈妈加油!




魏无羡:你们真是我祖宗!两个小兔崽子,坐的挺欢实啊,有本事从我身上下来!




蓝思追/金凌:我不!




魏无羡:啊啊啊啊啊,我从大学毕业后,都几年没跑过步了,1000米都没这么累,还带负重的!你们两个该减肥了!




江澄:魏无羡你给我把金凌放下!





魏无羡:啊啊啊,蓝湛,还愣着干嘛,把车门打开,快点快点,快点开车走!







46.




魏无羡瘫在副驾驶上喘着气,一边喘一边揉着小腿,后座两小孩玩了一会,就没有了动静。




他往后一瞅,“嘿,这两兔崽子,竟然睡着了。”




刚好是红灯,蓝忘机踩下刹车停了下来,往那边看了看,安慰似的在他手上摸着。




“辛苦了。”




魏无羡歪头一乐,凑过去就亲了一口,“孩儿他爸,你也辛苦了。”





金凌:思追,你干嘛捂我眼睛,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47.




闹哄一场后,金凌改回了原来的称呼,魏无羡总算是松了口气。




两个小孩因此建立起了深厚的革命友谊,好的不能再好,他总觉得自己喊了一通爸妈后,蓝思追有点赔本,本着不能让好朋友吃亏的原则,下次金子轩和江厌离一起接他放学时,小金凌颇有义气的拉着蓝思追介绍给了他爸妈。




金凌:思追,这是我爸爸。




蓝思追:爸爸好。




金凌:这是我妈妈。




蓝思追:妈妈好。




江厌离:阿凌,这是你朋友吗?可爱的小朋友。




金子轩:阿离,你不觉得哪里有些怪怪的吗?






48.




金凌和蓝思追在一起玩的时间越来越多,有时候周末他也是在蓝思追那里度过的。




时间长了,魏无羡就在蓝思追的小房间里多置了一张儿童床,两个小家伙喜欢在一起,有个伴,也没有那么无聊。





结果一个星期后,他就被通知去领人。




蓝思追和金凌。




原因:打架。





49.




两个小孩身上都有些脏,脸上手上被蹭的红红的,有些地方擦破了皮。




魏无羡一看就火了,心疼的不行,“怎么回事?”




小孩瘪着嘴不说话,低头抠着自己的手指头。




幼儿园老师:是这样的,您的孩子因为一些口角和别人起了冲突……




金凌:是他们先说话难听的。




蓝思追:阿凌,算了。




魏无羡:人呢?把我们孩子打成这样就算完了?还有你们两个,不会打架是吧,来,我教教你们,什么叫打架。




老师:……蓝先生吗?打扰了,希望您能过来一趟……





50.




最后,蓝忘机把三个人领了回去。




回到家,让他们在客厅里挨个站好。





蓝忘机坐在沙发上,情绪没有一丝变化,看着三人半天,沉声道:知道错了吗?




两个小的低着头,另外一个大的不服气的看着他。




魏无羡:蓝湛,我不能让我的孩子吃亏。




蓝忘机:魏婴。




魏无羡:我知道,你一直遵循以理服人,但有时不是讲道理就能解决的。




蓝忘机:伤了人就是不对。




魏无羡:那他们俩也伤着了,难道就对了?




蓝忘机皱眉:魏婴,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蓝思追:爸爸妈妈,你们不要吵了,我错了,不该和别人打架。




金凌:大舅舅蓝舅舅,我也有错,不该帮着思追和别人打架。




魏无羡听完他俩的话,气也消了一大半,蹲下来把他俩抱到怀里,心疼道:好了,没事,我也有错,身为家长不仅没保护好你们,还让你们挨了训。





蓝忘机稍微叹息一声,“阿凌,思追,你们过来。”




两个小孩怯怯的看看对方,然后拉着手到了蓝忘机面前。




蓝思追:爸爸。




金凌:舅舅。




出乎意料的,蓝忘机没再说教他们,而是把他们搂到了怀里,小孩眨巴着眼睛,有些无措的看着他。




蓝忘机:阿凌,谢谢你。




金凌鼻子一酸,憋了那么久的眼泪开始啪嗒啪嗒往下掉,当时受了伤他都没哭,现在因为蓝忘机一句话,委屈的再也憋不了了。




金凌:舅舅,我们……不是故意和他们打架的,……可是……他们说话太难听了,他们说思追是怪小孩,说他是捡来的,让别的小朋友都不和他玩,到处挤兑他,……我……我就是气不过




蓝忘机:嗯,阿凌,你嫌弃思追吗?




金凌使劲抹了一把眼泪:我不嫌弃,思追对我可好了,我一点都不嫌弃他。




蓝思追没出声,在蓝忘机臂弯里用力捏着衣角,再抬起头时,一张小脸上都是泪水。




蓝忘机:思追,难受吗?




蓝思追摇头:爸爸,我不难受,但是我想哭。




蓝忘机:嗯,哭吧,没事,有我在。




蓝思追:爸爸,我不是故意的,我保证下次不会了。




金凌:舅舅,我以后也不会打架了,我会和思追一直做好朋友的,永远都会。




魏无羡一直别着头不往这边看,听见蓝忘机叫他,他才像刚反应过来似的,去拿了医药箱过来,在没人看见的地方,揉了两下眼睛。






51.




小孩晚上跟他们俩一起睡得,两人把小孩放到中间,挨着他们躺好,魏无羡哼着小曲哄着他们,不一会就睡着了。




蓝忘机隔着两个小孩,拉住魏无羡的手,揉了揉,轻声问他,“还难受吗?”




魏无羡:好多了,难受也不是因为你,蓝湛。




蓝忘机:我和老师沟通过了,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




魏无羡:他们也是因为我才……




蓝忘机:魏婴。




魏无羡抬头看他:怎么了?




蓝忘机迟疑一会才开口:你后悔吗?




魏无羡笑着告诉他:和你在一起,我从未后悔过自己的决定。






52.




第二日。




魏无羡:兔崽子们,快点起床了,再不起就没饭吃了~




金凌:大舅,你好吵哦~




蓝思追:早安,妈妈。




魏无羡:早安,两个小家伙,快点洗漱去,早饭有皮蛋瘦肉粥,还有你们喜欢的奶黄小馒头,起晚了我可就全吃光了。




金凌:啊,不行不行,思追思追,快点快点,我们去吃饭。




蓝思追:嗯嗯,这就起。





魏无羡领着小孩洗漱完,带着他们在餐桌前坐好,蓝忘机放下报纸,和他们互道了早安。




魏无羡:对了,昨天忘记和你们说,以后不能轻易打架,除了有十分把握时,知道了吗?




小孩捧着小碗边喝粥边点头。




魏无羡:我还想说,你们两个,干的漂亮,比我当年还要厉害……




蓝忘机有些无奈:魏婴。




魏无羡:咳咳,但下不为例。






53.




蓝思追长大后,虽然还是喊蓝忘机和魏无羡爸爸妈妈,但在外人面前,他称魏无羡父亲,或者也喊他爸爸。




金凌长大后,和蓝思追和小时候一样要好,偶尔也去他们家吃饭。




但谁也不能提他小时候乱喊人的事。




谁提他和谁急。





54.




虽然后来他和蓝思追,成了真正意义上的一家人。




55.




金凌对魏无羡他们的称呼没有改变。




依旧喊舅舅。




蓝思追对金子轩江厌离的称呼,从小时候的“爸爸妈妈”,换成“叔叔阿姨”,后来又换了回去。





56.




金子轩一拍大腿:我就说嘛,当时怎么感觉哪里怪怪的!




江澄:……




57.




不知是该夸您反应快呢?还是该夸您有预知能力呢?




58.




蓝忘机答应魏无羡的全部都做到了。




照顾好了思追。




给了他一个家。




并且,一直都在他们身边。





59.




“我在,别怕。”




60.




“嗯。”






*一直都觉得,“我在”,真的是个很让人温暖安心的词




*截图保存了昨天的评论,我爱你们!




*我爱他们,永远都爱!



忘羡生子文合集

寒水月:

1.《想你,像你》http://bailupao.lofter.com/post/1f27351b_eff41a5e蓝琰和魏琬
双胞胎,长得像爹的性格像妈,像妈的性格像爹


2.讨债鬼(一发完)http://pangtouxianyuchaoxilanhua.lofter.com/post/1fd9d026_12bbd0fa9非双胞,兄妹,同上


3.【忘羡】芍药http://mei07174.lofter.com/post/1f162edc_12a32900c蓝澜
儿子,长得像忘机,却是皮的一批


4【忘羡】挽君共白首.http://yeyecmwx.lofter.com/post/1f1f961a_12090113
蓝珏蓝挽君


5.【忘羡/ABO】君辞卿http://yeyecmwx.lofter.com/post/1f1f961a_ef1d3156魏晅和蓝宴


6.【云深往事】http://zuchuanzhongeryangxika.lofter.com/post/1f566a93_12a18239f非ABO蓝泽


7.【忘羡/ABO】尺素不及山水长http://dearest1112.lofter.com/post/1f4196c1_12446eeb女儿蓝念,活泼


8.【忘羡】鱼上冰http://xishanluoshui.lofter.com/post/1f941204_ee940154蓝谌


9.【魔道同人】忘羡曲依旧,唯独初时乐http://qianmilu.lofter.com/post/1f9d5e21_eeb12cf7
捡的,蓝依蓝惜乐


10.明玉http://tongshu969.lofter.com/post/1f5a18ad_ef5547ae魏玥魏明玉


11.【忘羡ABO】虽则如云,匪我思存http://chentui093.lofter.com/post/1fc93e42_12a18971f
双胞胎兄弟
魏潇字溟深
蓝渲字辰远


12.不一样的十三年http://1999223.lofter.com/post/3ca207_12c0edde2
姐弟
魏婉
魏澈字子慕


13.忘羡——君心匪熙,不可谖兮http://jianghainandu.lofter.com/post/1fc94a86_12b8138ac
魏珩


14.【忘羡】入雪逢春(ABO)http://hirato.lofter.com/post/24e8d0_c4c0189

重生前魏莹 死了
重生后生蓝玺和蓝瑿


15.白云回望合http://kuyuu.lofter.com/post/1e2cbc2e_d833535
女儿蓝茵


16.【忘羡】日暮归途(生子向 非ABO)http://paprika819.lofter.com/post/1f1f6dff_121239e7
蓝熙 字与暮


17.别那么骄傲(ABO/现代)
https://m.weibo.cn/1847832394/3992555522202687


https://m.weibo.cn/1847832394/4027058349350312
蓝蔚


18.【忘羡】琼林若月http://shenshuoyaoyouguang175.lofter.com/post/1f9a0c4a_eed17342
蓝软软

【科普向】关于墨香铜臭相关黑料的辟谣与反盘

不平就不平:

叽渴症患者:



内有网上流传于作者墨香铜臭一切黑料与谣言的辟谣与澄清。











我方从始至终支持“粉丝行为不上升作者”,因此为避免争议,粉丝行为不列入此博。此博仅针对各方黑子又双叒叕拿出来炒的陈年洗脑包进行辟谣,将不定期进行更新,也欢迎评论补充。








欢迎随意转载,站内站外皆可,但不得更改。











  完整九宫格+《关于魔道祖师被污蔑营销炒作一事相关考据及总结》报告PDF已放入百度网盘,微博内有链接可供下载,密码:ocw6





















  • 关于营销







  1.关于营销的辟谣




   空降热搜/微博买榜/买同人/买扫文号推广/买营销号发通稿/贴吧、豆瓣炒作/拉踩均为不实谣言,内有数据记录、“营销号”亲自反驳、事件记录吧澄清总结、兔区查ip记录。












  2.括号君太太对于同道殊途是否为墨香铜臭花钱请策划的澄清












  3.微博主页墨印香堂对于晋江帮助推广一事的澄清












  4.业内人士对魔道有无营销一事的看法/澄清








  请注意此图为“评论”,而非黑子造谣的微博,去博主的微博内搜关键字当然查不到,但是博主并未删除评论。




  補充:行舟KK对于“作贼心虚删除为魔道澄清的微博”一事的澄清












  5.关于“墨香铜臭将ip卖给新湃传媒进行营销”的辟谣









  墨香铜臭是晋江的签约作者,作品版权卖出由晋江“全权代理”;新湃传媒为晋江合作方“影视公司”,非营销公司,现在正在拍摄的陈情令制作公司即为新湃传媒。












  6.关于墨香铜臭《魔道祖师》刷分的辟谣:






  晋江官方判定未刷分,你黑一句话倒成了刷分石锤?








  7.关于作者低价买雷盗号给自己作品刷数据的辟谣与澄清



















  • 关于融梗/抄袭











  1.关于魔道涉嫌抄袭多部作品的反调色盘












  2.霹雳粉做的反调色盘




  不要说什么“现在风向又不同了”,一部作品究竟有没有抄袭不是因为风评而定,判定一部作品究竟有没有抄袭的方式也不是根据它的路人缘所决定的。2017年就被锤得死死的事情,在作品一字未改的情况下,并不会到了2018年就突然变成抄袭。




  我现在跟你讨论的是抄袭,不是别的什么,就事论事,不要扯别的。














  3.仙剑粉做的反调色盘










此微博已被仙剑官方点赞












  4.反抄袭吧对此事看法




  关于近期“反抄袭吧改口认为有融梗嫌疑”一事,实为反抄袭吧“现皮下与前皮下意见相左”。若有人认为“反抄袭吧并不能算是权威机构”,讲的话不能当真,那请六组出示权威机构证明,否则就算造谣泼脏水。












  5.关于《魔道祖师》被指控抄袭《浩然剑》的辟谣与澄清:








  原调色盘与反调色盘








  时间线澄清1








  时间线澄清2








  黑子为指责抄袭而不惜复制《浩然剑》原文,窜改为《魔道祖师》内人名,称此为《魔道祖师》原文












  6.金龙奖得奖作品不得抄袭(或涉嫌抄袭),这个锤够不够硬?够不够权威?























  • 对于作品











  1.关于“墨香铜臭同意魔道祖师改编影视剧中新增BG线”以及“墨香铜臭本人为陈情令编剧”的辟谣:

















  2.关于墨香铜臭本人“支持拆忘羡官配”的辟谣:





  图为黑子p图,魔道祖师首发日在2015/10/31,而这篇评论发于2014年,时间线根本对不上!












  3.作者本人对于官配的立场及态度:






















  4.关于“墨香铜臭不爱自己笔下人物”的反驳



















  • 关于“人品”















  1.关于墨香铜臭“利用粉丝人肉其他作者自炒以卖出影视版权”的辟谣与科普




  第一,并无任何证据证明人肉作者西子绪的三无小号皮下为魔道粉,更无证据证明其举动为墨香铜臭指使;第二,《天官赐福》版权已于三月卖出。












  2.关于诅咒831的“受害者”早点死









  第一,墨香这句话是在四月时说的(然而四个月过去了她还没开文);第二,“死日”指她的第四本书“神没有休息”。这个堪称断章取义之最,可以安排一下拿个奖了。




  贴心小提醒:死日不好听,也有黑子拿来作文章,大家可以根据墨香透露出来的小料喊“四少”喔。












  3.甩锅霹雳粉、脱坑回踩霹雳









  作者已强调“某些粉”,这就不叫地图炮、不叫甩锅,这叫点艹。而这所谓的“某些粉”继鉴抄《魔道祖师》后,又给《天官赐福》泼脏水,于四月初更是对一字未开的《死神没有休息日》进行“预言抄袭”,是以作者才发了一条发泄情绪的微博。再次澄清:那条微博与西子绪太太无关,与霹雳粉无关,仅针对拿霹雳当枪的无脑黑。





  
你黑梦里的回踩。哪家回踩不踩官方不踩粉群只踩掐架阵仗的?问问你身边的饭圈姊姊她们认不认?




  据我列表霹雳圈的朋友表示,在霹雳圈里连骂编剧都是正常的事情,因为不同时期的编剧不同,剧情不可能尽如人意。所以请问一下,如果连骂编剧都纯属正常、不算回踩的话,调侃掐架阵仗算什么回踩?















  • 对于粉丝











  1.关于墨香铜臭“开除薛洋及江澄粉粉籍”的澄清与事件科普




  不存在“地图炮粉丝”的行为,从头到尾针对的都是“角色毒唯”,请正常粉丝不要对号入座。








  2.关于墨香铜臭亲自下场引导粉丝




 




  第一,空降粉群为“安慰”不为“引导”;第二,作者原话为“不要再砸雷了、不用做长微博澄清了”。




 




  具体辟谣在第一个最全的整理里头麻烦自己看一下。页数有点多,144页,前面有目录,按着目录找很快就能看到。












  墨香多次于晋江作者专栏、魔道文案、作者有话说以及微博上呼吁粉丝“不要ky”、“不要拉踩”、“不要侵犯三次元隐私”。




  专栏声明挂了两年,前前后后说了九次,然而即使如此,仍有TXT女孩不关注作者、不知道这些东西,低龄脑残粉明知故犯。




  个人行为个人背锅,请勿上升。非要上升作者,请不要自行跳过脑残亲爹娘,先找他们,再找作者,谢谢。











  • 其它











  1.墨香铜臭是长佩大股東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谣言。例如:墨香铜臭的父亲给了她500万/700万/730万/750万/800万买营销、墨香铜臭其实是蔡徐坤/范冰冰(对以上二位的粉丝致歉)、墨香铜臭是体│制│内人士,要竞选人│大、墨香铜臭用霸王票和版权收益洗│钱,或者831事件后白衣逆诈尸,跳出来表示“当年自己就是拒绝帮作者营销才被带头针对、开除粉籍”。从头到尾一张嘴,无凭无据,连个QQ聊天纪录都没有,说自己一怒之下退群了没有聊天记录,在被告知可以用电脑导出后就直接闭麦不说话,比差池还不敬业。








这些事我不知道该如何辟谣、从何辟谣,因为任何罪行从来都是“证有不证无”,这是常识。








然而,这样荒诞无稽的谣言仍然在黑子之间流传、被放进了新的洗脑包里,任黑子扔给刚入坑的萌新,或者压根没入坑的吃瓜路人。








三人成虎,人言可畏,请不要轻信谣言,这样不仅对作者是一种伤害,还显得你智商很低。








下次如果你又吃到了什么神奇的洗脑包,请让他先把锤给你。先有锤再去论真假,而不是先定真假,再问澄清的锤可不可信。































啊啊啊啊啊啊终于出毛利了还没有打完99层就出了

【双源】新的结局(2)

源稚生把稚女扶到床上,帮他把被子盖上,发现稚女还抓着他的衣服,便握住他的手对他说:“稚女不要怕,哥哥在也不离开你了,哥哥以后去那都带着你好吗!”源稚女乖巧的点了点头“嗯,哥哥再陪陪我,我睡着的时候做了恶梦,我害怕。”源稚生轻轻搂住源稚女,用微弱的力量抚摸源稚女的背对他说:“我会永远陪着你了,再也不会走了。”

天刚明,源稚生就醒了,发现源稚女紧紧的抱住他的身子,头埋在他的颈窝里。他轻轻的动力动身子,见身边的人没有反应,就悄悄地下床了,整理好被子,望望床上的人,慢慢的走了出去。

门刚刚关上,床上的那个人就睁开了眼睛,源稚女望了望紧闭的,一脸复杂的倒回了床上。

是真的。

源稚女要比源稚生醒的早,在源稚生还没醒之前,源稚女为了证明这是真的他还活着,就掐了掐自己,事实是真的好疼。

“吱-”门打开了,源稚生扶着门一脸惊讶的望着源稚女。“稚女这么早就醒了怎么不多睡一会呀!”源稚生走到床边,拨开源稚女额前的碎发,一脸宠溺的说。“睡醒了,就睡不着了。”源稚女的声音像是没睡好一样带着一丝的沙哑。“醒了就去洗洗,洗完了我有事要和你说。”“嗯”

源稚女从洗手间走出来,忐忑不安的向源稚生走去。源稚生抬头看了一眼源稚女,看到源稚女那纠结的表情,不由的笑出了声。

源稚生轻轻握住了源稚女手,把他带到了了梳妆台前坐下,拿起一把梳子,为源稚女梳妆,半晌,源稚生轻抚源稚女的长发说“稚女想不想离开这里,我的意思是离开混血种的世界,回到普通人的世界去,我们就和以前在鹿取镇一样生活。”

【双源】新的结局(1)

渣文,可能ooc

源稚生做了个梦,梦见他回到了那个隐世的小镇,梦到了他和稚女决斗,梦到他被稚女杀了,梦到稚女抱着他哭,梦到稚女在他耳边说“哥哥不要离开我,我再也不会不听你的话了……”

睁开眼,入目的白茫茫的病房,耳边穿来医疗仪器的滴滴声。

源稚生撑起身子坐在床上艰难想:我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我还活着,稚…稚女不知道怎么样了,他也活下来了吗?“醒了,你们白王血裔可真厉害,到这份上了都没死”恺撒推开门,走到源稚生的床边。“稚女怎么样了?他还活着吗?”源稚生道出了疑问。“他还活的不过……”恺撒停顿了一会,“不过什么稚女怎么了?”源稚生紧张的问。“他在重症病房,他本来身体就不好,多年服食的进化药对他的身体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而且他还受了重伤,所以情况不太好。”恺撒缓缓说到。

源稚生愣了一会说“我可以去看看他吗?”“啊!这个我去问问校长行不行”随后恺撒走出病房留源稚生一个人在房里。

校长室--

午后的日光撒落在房间里,昂靠在椅子上,恺撒站在他面前对他说“校长,源稚生醒了他想见源稚女。”昂热笑了一下说“很正常,哥哥醒了当然就想见见弟弟”“可…以源稚女现在的情况,可以允许人去看望吗?”恺撒有点担忧的问。昂热不以为然的说“没事,就让他们好好享受一下独处的时光吧!”

重症病房外----

源稚生隔着厚厚的玻璃,看着病房里的源稚女,源稚女单薄的身躯插满了各种各样的管子,使人看起来更加瘦弱,源稚生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想去抚摸他,但只触碰到冰冷的玻璃。

“想进去看他的话就进去吧!”昂热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源稚生的背后。源稚生回头看了昂热一眼“校长好。”“嗯,你不用担心,源稚女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苏醒是迟早的事。”昂热与源稚生的并排的站着。“谢谢”说完源稚生就进入了病房里。源稚生走到床边,伸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源稚女的额头,如果忽略源稚女身上的医疗仪器那么他仿佛就像睡着了一样。源稚生慢慢的蹲下来,在源稚女额头留下轻轻一吻。随后转身走了出去,看着源稚生留恋的看着源稚女,昂热很奇怪的问“不多待一会?”,“不了,请问校长您找我有什么事?”源稚生转过头直视着昂热。“跟我来,去我办公室里说方便点。”昂热一把搂过源稚生便将他拖进了校长室。

校长室---

昂热坐在源稚生的对面,深深的吸了一口雪茄,慢慢的说:“你一定很想知道为什么你和源稚女没死吧!”“嗯”“其实一开始我们也以为你们死了,直到那天我们去清理红井的时候发现了你和稚女还没死,就把你们带到了学院里,至于你们为什么没死,我们也不知道原因。”见源稚生沉思下来,昂热问源稚生:“稚女醒了,你准备怎么办?”源稚生眼神坚定毫不犹豫的说:“带他离开这里。”“为什么?”源稚生望着窗外悠悠的说:“不管是他还是我,我们都不喜欢生活在混血种的世界里,离开对我们是最好的选择”昂热笑了笑对源稚生说:“你为什么认为学院回放你们走!”源稚生站起来对昂热微微弯腰说:“不管怎样希望校长成全。”转身离开了校长室。

“滴滴滴滴……”冰冷的病房里传来医疗仪器的声音,源稚生在源稚女的床边蹲下,一只手放在额头上轻轻的抚摸,在他耳边说:“稚女等你醒了,我们就离开混血种的世界,我带你去你想去的所以地方,永远不回这里。”

一个月后

路明飞从重症病房飞奔到源稚生的房间,边跑边说“象龟……象龟快出来”源稚生听见路明飞的话连忙出来:“怎么了急成这样?”“源稚女醒了”路明飞刚刚说完源稚生就冲向重症病房。

源稚生一开门就看见源稚女睁开眼睛四处张望,源稚女看见源稚生不顾自己的伤就冲向源稚生,紧紧的抱住他说:“哥哥……哥哥不要走,不要离开稚女。”